太原 晴 22°C/4°C
历年春运经典瞬间


  “春运”一词最早出现于1980年的《人民日报》。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对人员流动限制的放宽,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乡外出务工、求学。诸多人群集中在春节期间返乡,形成了堪称“全球罕见的人口流动”的春运。这场一年一度的人口大迁徙,是时代发展的一个缩影。
 


  1993年春节,北京站拥挤的返乡人群。

 


  1998年,春运期间,北京西客站出售站台票的窗口也被挤得水泄不通。

 


  渴望与家人团聚的旅客在广州火车站站前广场排起长龙(1995年1月11日摄)。

 


  乘车人员过多,车厢内也异常拥挤,这使得乘车体验异常不好。图为1999春节,春运火车上,警察必须喝了酒才有勇气冲破挤成沙丁鱼的人群。

 


  1999年春运,株州火车站,一辆开自河南的列车上,一个挤得受不了的老汉跳下火车,向警察求救。老汉的儿子没跳下火车,被送往广东。

 


  2000年,春运期间从车窗上爬下火车的打工妹。

 


  从厦门开往重庆的列车路过汉口火车站时,挡风被单里的民工(2001年1月21日摄)。 新华社发

 


  2002年1月15日,距离春运还有近2周,在上海火车站1号候车大厅,早是人潮涌动。图为打工母亲正给不满2岁的孩子喂“午饭”。

 


  由于乘客较多,火车站不得不增加列车班次。图为2006年1月10日晚上7时10分,北京春运首趟临客出发,赶车者匆匆忙忙检票上车。

 


  在湖北省武汉市汉口火车站,一名乘客试图从车窗上车(2007年2月26日摄)。 新华社发

 


  人口集中大规模迁徙的恶果是买票难。临近春节,为了求一张回家车票彻夜排队,甚至“一票难求”的情况并不鲜见。图为2009年1月9日,青岛火车站,买票的旅客。

 


  一位背负着超大行李的母亲怀抱孩子在南昌火车站匆忙赶车(2010年1月30日摄)。 新华社记者 周科 摄

 


  在宁波工作的白先生送别回甘肃老家过年的父母,父母在车窗上写下了“保重”两个字(2011年1月18日摄)。 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返乡民工带着行李在319国道重庆黔江至彭水段上徒步行走(2011年1月19日摄)。 新华社记者 陈诚 摄

 


  众多旅客冒雪在设立于江苏省苏州市体育中心体育场的集中售票处外排队,准备购买火车票(2011年1月18日摄)。 新华社发(朱桂根 摄)

 


  在杭州火车站,在宁波东开往广州的列车停车间隙,阳先生在窗外与自己的小孙子透过车窗互动(2013年1月26日摄)。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长沙火车站售票窗口前,旅客王海燕得知想要购买的长沙至广州的卧铺车票已经售完,倍感无奈(2013年1月29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尕 摄

 


  在北京站始发的北京至哈尔滨的第一趟临客列车即将开车前,一对恋人隔着车窗依依不舍(2013年1月26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申 摄

  • 合作网站
  • 全国友链
  • 大山西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