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 晴 22°C/4°C
带女儿骑行环游天下 要给她个“没有围墙的幼儿园”



  ▲齐海亮与女儿六一、拉布拉多犬七仔在路上

 


  ◆齐海亮的车座经过成年累月的骑行,已经磨破

  齐海亮是河北唐山的骑友,也是一名六岁女孩的爸爸。2015年,齐海亮给自行车上挂了个小拖车,载着当时只有4岁的女儿“六一”出发,一路骑行环游中国大好河山。

  3月21日,他们抵达临汾,受到当地骑友和市民的关注。

  用骑行的方式带女儿感受世界

  36岁的齐海亮是一名音乐老师。为了让女儿六一拥有一个生动的童年,齐海亮没让她上幼儿园,而是用骑行这种特殊的方式,带着她感受世界。他想给六一一个“没有围墙的幼儿园”,把中国的广阔土地当作她的游乐场,把山川河流、花草树木当作她的良师。

  2015年9月,他带着年仅4岁的女儿出发,骑着经他改装过的“自行车+拖车”组合,开始了他们环游中国的旅行。骑行到江西的时候,他们又多了一位小伙伴当时只有两个月大的拉布拉多犬七仔,为旅途增添了很多乐趣。一路走来,他们骑行经过天津、山东、安徽、江苏、浙江、江西、广东、海南、云南、西藏以及被骑友奉为“中国最美公路”的318国道,后经新藏线到达新疆,又依次骑行至甘肃、四川、重庆、贵州、湖南、湖北。去年冬天到今年春天,他们又骑行通过江西、福建、浙江、上海、安徽、河南,从晋城进入山西境内,21日到达临汾休整。目前,他们行程35000余公里,去过20余个省、市、自治区。

  他们在将近600天的时间里,栉风沐雨,历经艰难险阻。父亲用背影为女儿指引前方的路,女儿用信任为父亲点亮前行的灯,父女结伴共同成长。

  “我想陪她一起长大,也想让女儿看看祖国有多大。我不想把她的童年放在一个小小的幼儿园,而是给她一个大自然。”21日上午,在临汾市街头,齐海亮对热情迎接他们的骑友说,“其实在六一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在想,要是有个女儿我就经常陪她玩。但她出生后,我却在忙工作,没有时间陪她。有一天,我看罗马地图的时候,她突然问我:爸爸你在看什么?我说我在看地图准备去旅行。她说,那我和你一起去吧。我突然觉得陪她的时间太少了,于是开始计划这次旅行。”

  路程艰难,女儿是他前行的动力

  一路走来,从雪山滇藏到炎炎戈壁,攀山峰、越高原,齐海亮的皮肤已经变成骑行者特有的黝黑色,体重从240斤锐减到150斤。不光是他,就连六一脸上也没了“小公主”般的白嫩,成了黑妞儿。

  齐海亮感慨地说,长途骑行本来就极为艰难,每天还要面临补给、住宿的问题,逆风、爬坡、高原反应、缺水等都极大地考验着骑行者的毅力和决心。“最艰难的路程是在新疆,当时差点走不下去了。”齐海亮说,过新疆的时候,遇到了高温天气,由于地表温度太高,七仔的脚经常被烫伤,他们每天只能走二三十公里。尽管如此,他们穿过叶城、喀什、阿克苏、乌鲁木齐和木垒,总共骑行了2000多公里的沙漠和戈壁地带。齐海亮称他最怕热,却不得不赤膊上阵,迎向滚滚热浪,“痛苦得就像在烧烤架上一样,好在六一坐在拖车里,还算凉快。沙漠里,几十公里找不到饮用水,渴得我都快失去理智了,唯一仅剩的水要留给女儿,不能让她受苦。”那段时间,齐海亮一直在挑战着自己体力和耐力的极限,他知道身后有女儿在看着自己。

  “爸爸加油!你已经很厉害了!如果再坚持坚持就更棒了!”尽管当时齐海亮已经出现中暑、呕吐、拉肚子的情况,嘴上也裂得全是口子,但有了女儿的鼓励,也为了给女儿做个表率,他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并没有选择放弃。

  9月结束行程,送女儿上小学

  齐海亮几乎每天都会写骑行日记和拍摄沿途照片,记录他们骑行的轨迹和奇闻轶事。这些图文交由齐海亮留守在家的妻子上传至微信公众号留作纪念,也能让关注他们的人随时知道他们的行踪。

  齐海亮的妻子对这次旅行很赞成,也有点担心,但她希望父女俩能有这么一段特殊的旅程。“我们一个在内,一个在外,每个家庭一定都是这样的。她妈妈每天都会给我们打电话,和我们视频,每天都交代我要给六一穿什么、梳什么辫子,和在家的时候一样。”齐海亮说。通过上万字的日记和数万张照片,齐海亮能感受到女儿在一点点长大,那个最初任性、调皮的小丫头,如今已经有了很多爱心和团队意识。给爸爸擦脸、端水、洗脚、推车、喂狗,年幼的六一学会了照顾别人,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在骑行的路上学会了背三字经和很多唐诗。而沿途的美景、各地的人文历史、风土人情也让父女二人都收获了很多,齐海亮对此感到欣慰。

  “对孩子最深沉的爱,就是陪孩子一起成长。500多天、35000公里长路,一路风尘,纵有千难万苦,转身便是温暖与力量。这份爱,是孩子心里最美的风景,将陪伴她一生一世。”一位网友留言。“我佩服他们坚持不懈的精神,令我非常感动!得知他们来临汾,盛情邀请他们留下来,给我们分享旅途中的难忘故事。”临汾的贾先生说道。很多人支持齐海亮的做法,但有一些网友也持不同意见:“长期风餐露宿,让这么小的娃娃吃尽苦头,太过残忍!”“这小女孩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接受正常的学前教育,是一种缺憾!”“到了深山老林、荒漠等无人区,万一遇见野兽出没或者突发疾病等突发状况就危险了,不能拿生命开玩笑!”“典型的野蛮生长!孩子童年的成长轨迹不能被她爸爸所左右。”父女俩的事情引起了众多网友的争议,许多人指责齐海亮的做法不恰当,并送给了他“猫爸”的外号。

  “也不是每天都风餐露宿,大多数情况下,都住在宾馆里。况且,女儿并不累,骑车累的是我自己。”对于大家的不理解,齐海亮一笑而过。

  接下来,齐海亮计划前往陕西、宁夏、内蒙古、黑龙江、吉林、辽宁,最终以北京为目的地,结束此次骑行。齐海亮说,今年9月份之前,这段旅程就会完美结束,因为六一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

记者 刘江

 

编辑:李宏

  • 合作网站
  • 全国友链
  • 大山西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