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 小雨 22°C/8°C
陵水诗声


  从天寒地冻的北京到海南陵水,仿佛一步踏入春天。蔚蓝的天空、澄碧的大海、妖娆的椰林、怒放的三角梅令人心旷神怡,感受到冬季海南迷人的风光。而留存在脑际的一组画面,则更让我由衷感慨来时在电视中刚收看吉林查干湖激动人心的冬捕场面,镜头一转,又看到海南陵水龙舟大赛浪花飞溅的竞赛场面。此刻置身在温暖的陵水,心中不禁油然生出一种骄傲,在幅员辽阔的中华大地,才更有可能在同一季节领略到不同地域截然不同的自然景观。

  到住处,又是一阵欣喜。下榻宾馆紧邻着风光秀美的陵水河。此时的陵水河,褪去龙舟大赛浪遏飞舟的激情浪花,安详静谧,悄然穿过繁华县城,蜿蜒流淌着。走近河岸,见林中闪动着身影,穿过树林,见岸边筑有一条绵延的步道,跑动着锻炼的人们。坚持晨跑近四十年,因乘坐的是早班飞机,那个早晨我没能按往日习惯跑步。面对如此优美的锻炼环境,我身上立刻升腾起强烈的奔跑欲望,马上换上运动服,沿着陵水河兴奋地奔跑起来。

  沿着波光粼粼的陵水奔跑,身心似随着水在流动,绵绵思绪竟也依水波悄然泛起。我回忆起最初跑步的那个冬季,那片蒸腾着雾气的湖水。1980年,中国作家协会决定创刊一本专门发表少数民族文学作品的刊物《民族文学》。筹备创刊期间,我来到刚组建的编辑部。当时的中国,正处在拨乱反正的艰难时期,刚恢复不久的中国作协,也只能在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中办公。出乎意料的是,我们的编辑部竟借住在陶然亭公园的云绘楼、慈悲庵办公。进到云绘楼,才知道此楼是从中南海整体搬迁到陶然亭公园的皇家建筑,让人立刻肃然起敬,感到一种悠远的历史氛围。尤其晚上静园后,万籁俱寂中,望着楼中古老的梁柱、牌匾、题字,会引人遐思,猜想蕴藉其中的人物故事。此楼矗立在陶然亭公园的一个高台上,凭窗望去,开阔的水域环抱在楼的周围,望着那片水域,会让人联想到中南海的太液池。

  那一年入冬的第一场雪来得格外早,纷纷扬扬整整下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凭楼而望,园中一片冰清玉洁仿佛童话世界。望着眼前的景色,前所未有的兴奋与冲动促使我奔下楼去,融身在那纯洁的世界,踏着晶莹剔透的初雪忘情地奔跑起来。从那天开始,我便伴随着《民族文学》的创刊,少数民族文学的繁荣发展,一路不停歇地跑到了今天。三十八个冬春寒暑,我追随着中国少数民族文学辉煌的足迹,跑过青藏高原、云贵高原、大漠戈壁、茫茫草原、各民族的村村寨寨更多时候,是迎着江河湖海的晨光跑去,那种感觉就像是循着中华血脉在奔跑。

  从陵水河岸边一座青铜雕塑文字介绍中了解到,早在1927年至1931年间,陵水就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当地先贤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敢为天下先的民族气魄令人钦佩。如今,这块蕴满生机的土地上,又诞生了一道令人欣慰的新风景。在2017年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文学颁奖典礼上,来自各民族的少数民族获奖作者站在领奖台上,激情洋溢地朗读着获奖作品,其中一首《往开阔地去》,使我对陵水的年轻诗人有了近距离的认识

  往开阔地去,浅草依依的坡地上

  开满鲜花。春天像大地般肥沃

  这些自由的身体,在风里打滚,在奔跑

  他们永远不会陷入

  被时间挖出的水塘中

  诗句坚定地宣誓着这一代人对民族未来的向往、自信。三十八年少数民族文学生涯,使我深刻地知道,中国少数民族有着与生俱来的诗歌基因。这种基因来源于一代代口耳相传的灵魂启迪,民族繁衍生存中与大自然建立起的和谐生态观,民族迁徙悲壮历程中留存于血液的生命记忆。这种强大的民族基因延续到新世纪,在融入时代精神和吸收世界优秀文化的过程中,又极大丰富了自己独特文学基因的内涵,在诗歌创作中呈现出更为鲜明的民族意向,神性的表达,苍劲丰致的诗歌韵味。其蕴藉的文学潜质,都令人可期地预示着,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具有着强大的内生动力。

  在陵水一条小巷中,坐落着由一群年轻诗人创办的诗社。走至近前,见一道柴门旁,斑驳红砖墙上有一块锈色铁牌,上面深嵌着暗绿的“陵河诗社”四字,如青铜痕迹,蕴含着金属之声。摇曳生姿的各种热带植物,任性恣肆在庭园屋顶。一面水泥墙上,纵横着不拘形式的各种诗句。此刻,温暖的阳光正照在墙上,使诗句格外醒目。仰望着那些诗句,似有一种力量敲击着墙壁。仔细谛听,是诗中一颗颗青春的心在剧烈跳动。

  在相通的几间房子中,墙壁、桌子、书架上凌乱陈着各种书籍、绘画、照片、文稿、曲谱、乐器沉默中却呈现着各自不同的追求。望着眼前的诗社,可以想象出这些年轻诗人相聚在这里,彼此争论、交锋、撞击、书写、朗读、放歌、绘画时激情迸发的场面。这些年轻诗人无疑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是出生在没有饥饿记忆、国家民族日益强盛、置身于全球一体化互联网时代的一代人。同时,他们又是难能可贵的。处在当下这个充斥着各种诱惑和多样选择的社会,这群年轻人却能静下心来,沉淀掉社会的浮躁,追慕着中华先贤之道,自发地选择以诗纯净自己的心灵,自信地以诗意的生活,融汇到社会历史长河中,成为这片土地历史的一部分。

  告别陵水时,我起了个大早,迎着温暖的椰风沿着陵水河奔跑。落满霞光的陵水河,起伏着一片迷人的金光。跑步中,身边的陵水河似波动着一种声音,抑扬顿挫,平仄韵律。随着太阳升起,阳光强烈,那声音随之激越起来,铿然浩浩,不绝于耳,向着南天流入大海,融汇到浩瀚的大洋。

 

编辑:张静玉

  • 合作网站
  • 全国友链
  • 大山西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