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 小雨 26°C/16°C
阳台里的水仙


      走到阳台,发现前些天买的几棵水仙开始发芽,一片片绿叶显得格外有活力,被绿叶包围的花蕾也隐约可见,欲蠢蠢欲动,只是近日少了阳光,绿叶长得有点高,看上去像大蒜。

  我养水仙,是因为它好养:一个浅盘,一勺清水,水中零散放几粒小石子即可。放在阳台上,隔个三两天换一次水就完事。不管外面风吹雨打,雪压霜冻,还是阳光璀璨,它都乖乖栖息在我的阳台一角,那亭亭玉立的模样,小巧纯美的花朵,给我增添了冬日里的绿意与温柔。

  去年春节前种的水仙,没到春节就零零星星开放了,好些花蕾含苞欲放。由于我把几棵水仙组合在一起放在一个盆里,看起来很是茂盛。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只要一有空闲,我都会走过去凑近它,目不转睛看着它的绿,闻着它的香,心情便觉得特平和,似乎尘世间所有的喧嚣和浮躁都被这一缕缕水仙花的清香隔绝得远远的。而它那种青翠碧绿、生机盎然、凌波摇曳的样子,真让我觉得这花盆中养的不是水仙花,而是传说中所说的一位性格坚强的姑娘。当时只因东海龙王要娶她为妾,她生死不从,龙王便将她囚禁于莲花丛中,只留一泓清水,久而久之,她终于变成了一株婀娜多姿的水仙花。

  连续养了好几年的水仙花,我一直很想仔细观察一下水仙花,那小小的花蕾是怎样拱出来的?又是怎样盛开的?可一直都不能如愿。它们好像总是在一夜之间长高,然后悄然吐蕾,默默绽放,让我一觉醒来就闻到那阵阵馨香。有阳光洒进来的日子,水仙更加耐看,阳光在水仙上舞蹈,水仙在盆中歌唱。阳光越晒花朵越耀眼,可喜的是一根枝杆总能探出好几朵花朵,低着头从枝叶间露出笑脸,目光轻淡且迷离。你看:枝叶的顶端布满了乳白色的花苞,盛开的一脸灿烂,敞开无私的芳香;微开的恰似含羞的少女,“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躲在绿叶的背后;欲放的又似一个待嫁的姑娘,轻伫在心上人的窗前,忐忑不安中激动轻快的心跳含蓄而执著,只待新郎将其牵手走向婚礼的殿堂。

  一盆水仙花,就这样在寒冷的冬季,以它特有的纯净、高洁,给了我许多温柔和遐想,它以水一样的柔情清洗着我的世俗的岁月,清洗着我混浊的目光,把满怀的芳香弥漫在我整个阳台甚至房间,我看着它,不禁想起了秋瑾的诗句:“洛浦凌波女,长风倦眼开。瓣疑是玉盏,根是谛瑶台。嫩白应欺雪,清香不让梅。余生有花癖,对此日徘徊。”

 

 

编辑:张静玉

  • 合作网站
  • 全国友链
  • 大山西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