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 晴 5°C/-11°C
老太原的腊八祭


  老太原人的歌谣里,最流行的一首就是《过了腊八就是年》:“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吃几天,哩哩啦啦廿三。”可见,腊八这一天就是大年的前奏曲。

  在老太原城里,到了腊月初八,太原人就盘算着过年的事情了。不管是有钱人家还是没钱人家,这一天家家户户都飘着腊八粥的香气,香气的那一头就是年味了。如今,腊八粥依然热乎如故,泡腊八蒜的习俗也未改,即使压力颇大的年轻人一大早也要直奔餐饮店买一碗八宝粥,热乎乎地喝下去,身上的寒气一扫而光,整个人都暖融融的。但你是否知道,早先老太原的腊八节还是与祭祀紧密相关的一个节日,俗称“腊祭”。

  “腊祭”之名,始于周代。《周礼》记载,天上有8位专门指导人间“科学种田”的神仙,它们分工细致,各司其职,有主管农作物长势、收成的神仙叫先啬神神农,有促成种粒发芽生根开花及至结穗的神仙叫司啬神后稷,有始创田间庐舍、开辟道路、划分疆界的神仙叫邮表畷神,有管理河流水渠的神仙叫水庸神,乃至负责消灭啃食毁坏庄稼的田鼠、野猪之害的神仙叫猫神、虎神,等等。为了祈盼来年五谷丰登,周天子每年都要隆重地祭祀这8位神仙,祭祀的日子就定在旧年的末尾腊月,所以早先的“腊八”曾叫做“祭八神”。

  周天子的祭祀供品当然丰盛精致,但在生产力水平十分低下的年代,普通百姓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闲余的肉食,他们最实用的“祭祀”就是去河边打冰。因为腊八前后的日子处于“四九”的节气阶段,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俗话说“腊七腊八,冻掉下巴”,此时的河冰冻得非常结实,体积也增大了。把河冰打开,搬运回家,蒙在肥料堆上,待气温回升时,冰块边融化边沤肥,这叫融冰沤肥。明年一开春,是庄稼地里上等的农家绿肥。所以,腊八在民间最早的讲究就是打河冰,是农事的一部分劳作。

  佛教传入中国后,恰逢腊月初八是释迦牟尼修成道的日子,叫“佛成道日”,这是佛教中一个盛大、隆重的纪念日,寺院要举行诵经念佛,还要煮粥敬佛,这粥就叫“腊八粥”。老太原人也有腊八吃粥的习惯,但由于贫富差距,腊八粥的8种食材也大不一样,可主料糯米或小米肯定是要有的,红枣也是要有的,有钱人家放莲子、桂圆,没钱人家煮黄豆或绿豆。但是古人有打河冰的习俗,佛教是煮腊八粥的礼仪,老太原人将二者糅合,包容接纳,就构成了民俗学里的交叉变异性,敬佛也延伸成了敬神。随着社会分工的发展,各行各业都有了自己的神灵,如门神、路神、窑神、灶王爷腊八这一天就成为老太原人与诸路神仙“对话”的日子,腊祭就成为中外结合、驱邪禳灾的“冰粥”仪式了。

  腊八的前一天,家庭主妇将腊八粥食材择好浸泡,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主妇熬粥,当家的男人则去河边打冰。腊八粥熬好后,盛出来的第一碗粥不能自个儿吃,必须虔诚地敬神。当然,这一天的祭祀并不隆重,如同撒胡椒面一样,把各方神仙都打点到即可。此时,主妇毕恭毕敬地端着第一碗粥,用木勺(不能用铁勺、铜勺)舀出些许粥来,先到自家院子的大门口,往门环上磕一点粥,这是敬门神;回头向照壁上的土地神龛前磕一点粥,这是敬土地爷;回院后再到“出气”(厢房北墙与正房之间的空距,亦称“风岔”)磕一点粥,这是敬风神;到厨房门上磕一下,这是敬灶王爷;到大树身上磕一下,这是敬树神勤快点的再到院外的路口、井台及砖窑上,各敬路神、井神和窑神等,边敬神边默默祈祷着,这第一碗粥就都分敬了众位神仙。

  及至当家的男人打回来河冰后,把大冰块蒙在肥料堆上,男人用碎冰在每个腊八粥磕过的地方再补磕点冰碴子,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庄稼早熟早收。以后的“打河冰”又逐渐演化成了吃“腊八冰”,在腊八的前几天,人们用盆盛水结冰,等到了腊八节就把冻好的冰脱盆分离,敲成碎块,咂摸着吃点。据说腊八这天的冰很神奇,吃了后一年都不会肚子疼,这事儿老太原人还有一句俗话:“腊八的冰,吃煞不肚疼。”虽然没有什么科学道理,但这就是老太原人中外习俗综合而成的“腊八祭”。至于喝腊八粥,还有的村子讲究喝粥的具体时间,必须在太阳未出来时喝,不然会害红眼病的。

  也真的佩服老太原人的想象力,一碗腊八粥,一块河冰,竟然也和祈求五谷丰登、岁岁平安的祭祀活动联系在一起,也该说它展示了农耕社会最纯朴的愿望吧。如今随着社会生活的巨大变迁,腊八节日的丰盛之中已早没了昔日腊祭的踪影,但在千年后的民俗文脉的流淌中,我们依然能体验到太原人那种“今朝佛粥交相馈,更觉江村节物新”的乡愁情结。

彭庆东

 

编辑:张静玉

  • 合作网站
  • 全国友链
  • 大山西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