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 多云 31°C/17°C
冬日好读书


  和北方萧瑟的冬天比,江南的冬天确实多了几分生动的颜色。常绿植被自不必说,那些落叶灌木也很“得色”,努力把经霜的叶子摇曳得很斑斓。不过,只要一场寒雨或大雪不请自来,江南温润的冬天马上就换了一副凛冽的面孔。

  寒冷冰雪的日子,猫在屋子里是最佳的选择。乡下老家的木炭陶盆,火苗跳动,映红双颊,最是让人怀念。如今在城里,取暖的方式变成了空调、地暖、电暖器,传递的热能虽也呆板,但只要身子暖和起来,一盏清茶一卷书,便可偷得浮生半日闲了。

  “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现代人不大可能像古代的读书人那样整天钻进书堆里做书虫,可只要有心,肯定能挤出点时间看看自己喜欢的书。

  以我的偏好和经验,读书还是有时间段区分的。一夜酣眠,推窗迎风,神清气爽,这样的早晨挺适合诵读古诗词。譬如读读苏东坡的词,就是极好的。如同前人评价的那样:“东坡词,胸有万卷,笔无点尘。其阔大处,不在能作豪放语,而在其襟怀有涵盖一切气象。”激昂排宕、倾荡磊落,如天地奇观,晨读豪放词,确有阔胸襟、增胆色的妙用。

  午后我喜欢读读小说。一条薄毯,一本奇书,在暖阳的投射下,时光也变得透明而轻盈起来。小说里的故事仿佛就发生在身边,可以会心一笑,也可以泪下潸然。比如《围城》里那些入木三分的人性凉薄,比如《一九八四》里那些令人战栗的恐惧悲伤,比如《解忧杂货店》里那些不期而至的意外温暖

  如果说午后的阅读可以是芥末般刺激强烈的文字,那么睡前的阅读,则应该是牛奶般温情脉脉的篇章。比如,我喜爱的《俗世奇人》,冯骥才不愧是大手笔,文字洗练,妙趣横生,回味悠长有如橄榄。《目送》是作家龙应台的散文力作,里头的这样一段话已经成为名言:“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用追。”这就是文字蕴藏的非凡力量,娓娓道来却叩动心弦。

  陆游在《冬夜读书示子聿》一诗中写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道理说得不错,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他《书愤》里的两句诗:“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可惜江南冬天少雪,雪夜读书的体验往往可遇而不可求。

张驰

 

编辑:张静玉

  • 合作网站
  • 全国友链
  • 大山西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