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 晴 5°C/-11°C
腊月里,快快乐乐为年忙


  小时候,在故乡小镇,快过年了,稀稀拉拉的鞭炮声响起,大人便张罗着忙年了。

  母亲总会选晴好天气拆洗被褥,父亲则会忙着去排队买凭票供应的年货。看着两个身高不断增长的姐姐,母亲总要领她们去商店用钱和布票买些布料,然后去缝纫社找裁缝做新衣。我和弟弟的衣服,母亲总是从姐姐们穿小的衣服中挑选几件较新的,经过修改缝制后让我们过年穿。

  “腊八腊八,冻掉下巴”,在母亲的轻声吟诵中,我们吃着她做的香甜可口的腊八粥,感觉美滋滋的。

  腊八过后,母亲就会挑逢三、六、九的好日子,把白土在盆子里泡好后,父亲就用半天时间把家里的墙刷得白白的。我和姐姐们在中午暖和的时候,帮父母擦玻璃;晚上的时候,把样板戏的年画用图钉贴到墙上。

  腊月廿三是小年。这一天,母亲要祭灶送神仙,还给我们吃麻糖。麻糖平时见不到,只有在小年前几天才有卖的。放到嘴里一咬黏黏的,甜甜的,很是好吃。

  小年过后,家里就忙着蒸花馍,做烧肉和丸子,还有土豆粉条。母亲和姐姐捏菊花、莲藕、寿桃等样式的花馍时,我也学着捏。母亲会把准备好的吃食冻在院里的几个缸内。父亲则找来竹条和铁丝,为我们绑制灯笼,西瓜灯、桃子灯等,都是他一手彩画的。记忆最深的是写着一手好毛笔字的父亲,面对拿着红纸找上门来的街坊邻居,都要热情地满足他们的愿望,挥毫为大家送去新春的祝福。

  那时,我既盼过年,又盼生日。因为我的生日是在除夕前一天,也就是农历腊月廿九。生日那天,我不但能吃到母亲做的香喷喷的猪肉臊子面,还能吃到黄澄澄的油炸糕,是红豆红枣馅的。还有,能吃到羊肉大葱饺子,提前一天感受年的味道。

  年忙到除夕夜,全家人仿佛只剩下快乐了。你看,对联贴了,年画贴了,饺子包了,旺火也垒好了。父亲乐呵呵地给我和姐弟们分鞭炮,母亲趁我们不注意,把几毛压岁钱压到我们的枕头下。我们把分到的鞭炮拆成一个一个的,装在衣兜里。然后到院子里,一手拿着点燃的香,一手从衣兜里摸出一个鞭炮,点燃后,高高地抛向空中,倾听那让人欢乐的声音。当父亲把院子里的旺火点着后,我们就在那暖暖的旺火前烤花馍吃。再就是,我们挑上燃着蜡烛的西瓜、桃子灯笼,在院子和街巷里寻找落在地上未响的鞭炮。

  春节一大早,我就和弟弟穿着新衣服,走在镇子的老街老巷里。在远远近近清脆的爆竹声中,我们进到街坊邻居家给他们拜大年。大叔大婶们总会笑着说过年好,急急给我们衣兜里塞几块糖和一些瓜子、花生。还没出门拜年的孩子,便急忙穿上新衣,和我们结伴一起去给其他家拜年。

  那时物资虽然匮乏,但过年让人觉得振奋,觉得充实,觉得畅快。春节留在我记忆深处永远的幸福和无限的快乐,是今天拿着“苹果”、点着鼠标,吃着洋快餐的年轻人难以体会到的。

李涌涛(太原)

 

编辑:张静玉

  • 合作网站
  • 全国友链
  • 大山西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