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 晴 22°C/4°C
四关键点看体育改革:做好基础教育 总局或合并


  北京时间3月13日,两会期间,有关于体育、方面的提案再度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近日参加了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体育界别的小组讨论,在讨论中他表示,通过不断发展,中国体育的内涵已经得到了很大的丰富,融入了国家改革发展的大潮中。近几年,“体育改革”理念被不断提出,盘点近几年的热点新闻也可以发现,中国的体育正处于不断变化的关键节点上。

  看形势:国际奥委会副主席称中国已有国际话语权

  想从体育大国发展到体育强国,在国际体坛是否拥有一席之地、特别是国际话语权,至关重要。在新一轮的“体育改革”当中,这也是外界所关心的话题。在平昌冬奥会开幕前,于再清第三次当选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他表示,要想有更多的中国人在国际体育组织中发挥更大作用,就必须推进体育社团改革。

  于再清回顾说,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中国体育从奥林匹克运动的参与者开始转为贡献者。2008年北京奥运会获得广泛赞誉,成为奥林匹克运动史上的一个标杆。南京在2014年成功举办了第二届夏季青奥会,北京携手张家口在2015年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在国际奥委会落实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的关键时期,北京冬奥会又被寄予树立新标杆的厚望,中国在奥林匹克运动中的角色越来越重要。

  近几届夏季和冬季奥运会,裁判问题都引发了普通大众对体育国际话语权的关注。于再清表示,比赛中的裁判问题并不在“话语权”的层面上,而是规则和执行的问题。他认为,体育话语权应该是关系到精神、原则、章程、运动会举办等方面的高层次问题。要获得话语权,首先要进入这个组织,才有可能参与到“制定章程、修改章程”的过程中去。

  目前,中国大陆在国际奥委会有三名委员,除于再清外,李玲蔚和杨扬都是从运动员成功转型为体育外交人才的。于再清透露,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曾表示,中国委员在国际奥委会不缺话语权,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成功申办也是一种话语权的体现。

  但是从体育大国到体育强国,中国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从举国体制到不断微调,适合世界发展格局,中国的体育运动正在经历着一场自上而下的改革。3月8日,国家体育总局召开2018年新春体育记者座谈会,总局副局长赵勇强调,要构建体育宣传新格局,为体育事业改革发展营造良好舆论氛围,要认清和把握好体育宣传的规律和特点,总局系统各部门、单位和媒体要深度融合,加强合作,共同打造“尊重”“互动”“融合”“共赢”的体育宣传新格局。要突出宣传体育系统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体育思想的实际成效;突出宣传亚运会、东京奥运会,深度挖掘体育故事;突出宣传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备战工作;突出宣传大健康理念和全民健身工作;突出宣传体育文化的新格局;突出宣传体育产业的新发展;突出宣传体育改革的新举措。

  看提案:两会期间体育界人士提出合理化改革提案

  此次两会期间,不少作为人大代表的运动界人士,也都提出了自己的提案。此前,国家篮球队和乒乓球队的体制改革格外引人关注。作为改革后的中国篮协主席,政协体育界别委员姚明透露,今年他的提案是推进“小篮球”项目普及。“小篮球”项目是中国篮协在去年下半年推出的针对12岁以下青少年的篮球推广计划,两会期间,姚明曾与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就校园推广“小篮球”的事宜进行了深入交流。姚明认为,体育的发展和篮球的发展离不开教育系统和学校的支持。

  对于运动员的“编制”问题,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运动员张常宁有话要说。谈到运动员这个特殊行业的“入口”与“出口”的问题。张常宁表示,大家以为所有的运动员都像职业足球、职业篮球运动员那样收入丰厚,实际上,绝大多数运动员一年收入只有五六万元,并且还面临着退役后的二次就业难问题。张常宁建议,更多地探索体教结合、社会选才。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应加强体育教育的占比,既增强孩子们的体质,又能扩大运动员选才的“资源库”。

  体育改革除了针对运动员,还应该找准体育产业在社会当中的地位。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杨扬表示,体育工作要找准定位,全盘考虑,最终的目标是要服务社会发展。杨扬表示,体育是一个系统工程,既包括运动员的训练、比赛,也包括人才培养、文化传承等方面。“中国体育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国际体育组织里中国的声音越来越受重视,但现在的问题是国际组织里我们的人还是少,在未来有大量的空间在里面做工作。如何让更多退役运动员参与到国际组织的工作中去?这里需要系统化支持,让这些人发挥作用,在国际组织里发挥作用。”杨扬说。

  看举措:基础高校相应体育改革号召切实促进转变

  体育惠民是当下的热点话题,针对如何让全民“动起来”,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体育大学副校长胡扬带来了一份有关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提案。他认为,虽然我国青少年体质在社会各界的努力下有了一定进步,但对学生的体育运动习惯、大学生体质等问题依然需要给予充分重视。在对大学生群体的调查中发现,大学生的体质整体上处于下降状态。胡扬表示,大学生体质的问题与青少年体育技能的培养有很大关系。而培养体育技能,关键还是要培养兴趣。

  除了专业运动员方面的考虑之外,如何引导更多普通民众参与进体育活动当中来,也是当下体育改革的热点话题,长期以来,体育教育教学在高校教育中的地位颇为尴尬。一边是对不断“向下”的学生体质的担忧,一边是对体育作为“边缘课程”的普遍忽视。为了给学校体育教育教学来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西南石油大学以“大体育观”为指导,丰富体育“第二课堂”内涵,实现了体育教育教学从“单向度”到“全方位”的变革。如今,积极参加体育活动,已成为师生的一种文化自觉和生活方式,校园体育文化逐渐形成并不断壮大。

  据报道,为了提升学生的身体素质,增强学生的自主锻炼意识,西南石油大学以体质测试作为体育教育教学改革的突破口,把体质测试列入必修学分,并实行“三挂钩”:体质测试与体育课成绩挂钩、体质测试与评奖评优挂钩、体质测试与毕业证钩挂。通过大量调研国内外高校,并结合学生实际,体育学院对公共体育课程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真正触及体育教学改革的核心内涵。改革探索只有方向,没有“休止符”。在西南石油大学全面深化改革和“双一流”建设的大背景下,体育教育的探索将循着新的起点继续前行。

  看调整:体育总局大幅缩减格局 或将并入教育部

  对于国家行政职能部门而言,体制改革的终极目标往往是大幅“瘦身”,实现“小政府大社会”。那么,国家体育总局改革的终极目标或许就是让自己消失。

  单就目前来看,苟仲文空降总局之前,国家体育总局系统最被诟病的一点就是运动协会无法独立存在,只能依附于各个体育运动管理中心,这往往形成体育运动管理中心和单项体育运动协会“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局面,并直接导致各个中心政事不分、政企不分。从根源上讲,这也国家体育总局(行政单位)、中华体育总会(社会团体)、中国奥委会(体育对外交流机构)“一套人马、三块牌子”的局面密不可分。在日常工作中,体育总局是哪块牌子好用就用哪块,但是也产生了体育总局多重身份、权、责、利不分的情况,越位、缺位、不到位的弊病也逐渐显露。所以,从长远角度来看,苟仲文的使命就是要革体育总局自己的命。

  在理想状态下,未来的运动协会能够实现全面的实体化、去行政化能够完全独立负责本项目的全面发展和管理,体育总局改革的最终目标就是让体育总局这个中国体育的行政管理机关消失。

  虽然这种理想局面恐非苟仲文任内所即可实现,但是苟仲文可以打破国家体育总局“一套人马、三块牌子”的局面,安排那些全面发展的体育协会直接和全国体育总会、中国奥委会合作。其中,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负责群众体育、体育宣传、科技、教育等事务;中国奥委会负责竞技体育、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参与国际组织等事务;大幅度“瘦身”的体育总局则携带自身剩余的行政职责并入国家教育部,成为体卫艺司的一部分,从而打破自从1952年以来中国教育长期存在的体教分离的局面。

 

山西晚报全媒体编辑:张静玉

  • 合作网站
  • 全国友链
  • 大山西网盟